网站首页 外围网站简介 工作动态 心理咨询 教育培训 科普园地 社会服务 他山之石 心理论坛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心理咨询
青少年心理 戒毒人员心理 婚姻家庭 女性心理 咨询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青少年心理 > 信息正文
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自尊发展现状的研究
发布日期: 2017-08-21   来源:本站   阅读次数:1107 次 [关闭]

安徽省南湖戒毒所  郑弘扬 

【摘要】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农村剩余劳动力进入城市,农民工开始成为研究者们关注的群体,跟随其来到城市的子女由于面临着多种不适合困难产生了许多心理问题论文主要采用文献法、问卷法两种方法进行研究。通过整群抽样的方法对宣城市农民工子弟学校的198名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学生,以及公办学校的196名城市本地家庭子女学生放发调查问卷。问卷填写采用无记名方式,由主试当天收回。问卷共45个题目,8个为维度。每个维度7-10题,1-4分计分。探讨了进城务工随迁子女自尊发展的现状。研究结果发现:(1)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自尊水平低于同龄城市本地家庭子女。(2)在构成自尊的各维度水平上,进城务工人员随迁者均低于同年龄阶段的城市本地家庭子女。(3)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自尊水平在性别方面存在差异,男生要高于女生。

 

1.引言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和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地区经济发展差距扩大,越来越多的农村剩余劳动力进入城市,流动人口的数量从1982年仅657万人发展到2010年的2.6亿,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人口流动现象。大批农民进城务工和就业,也越来越多的农名工将子女带到城市居住和就学。

外来务工人员通常指的是外地来本地城市打工的人员,和民工含义相近。指从农村进入城市,依靠替雇主工作为谋生手段,但却没有非农业户口的群体。一般泛指建筑行业,搬运行业等等技术含量低,体力劳动为主的从业人员。有一定的歧视成分在里面。“农民工”成为这一特殊群体,也是城市被雇佣者中劳动条件最差、工作环境最苦、收入最低的群体;

 “进城务工人员“与”农名工“是同义词,“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就是指跟随着这些进城务工人员来城市读书,学习的适龄儿童和青少年。限于样本特点,本研究中的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是指处于义务教育初中阶段、跟随父母在城市居住半年以上,在民工子弟学校就读的青少年,不包括其他年龄阶段的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这些青少年随父母从农村移居到城市,离开熟悉的生活环境,面对变更无常的生活和人际交往环境,他们面临着诸多不适应,产生了很多心理问题,其中包括自尊方面。

自尊作为个体自我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它的发展状况对个体整体人格的发展有着重要的影响。很多外来务工子女在与城市家庭子女之间由于存在着多种条件的差异,在自尊水平方面也存在着一定的差距,这对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人格的发展有着重要的影响。

在此背景下,本研究拟通过对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自尊现状调查和研究,评估城市民工子弟学生自尊水平现状及发展特点,并探索提高学生自尊水平的有效方法。

1.1自尊概念的研究

1.1.1国外学者对自尊的定义

最早给自尊下定义的心理学家是W. James1890)他在给自尊下定义时用了一个著名的公式,即:自尊=成功/抱负,换句话说,个人对于自我价值的感受取决于其实际成就与潜在能力的比值;Coopersmith1967)认为自尊是个体对自己做出的通常持有的评价,它表达了一种肯定或否定的态度,表明个体在多大程度上相信自己是有能力的、重要的、成功的和有价值的; M.Rosenberg1965)认为自尊反应了知觉到的个体的现实自我状态和理想或期望的自我状态之间的差异;N.Branden(国际自尊外围网站执行理事长) 1969)认为自尊(感)指的是人们在应对生活基本挑战时的自信体验和坚信自己拥有幸福生活权利的意志,由自我效能感和坚信自己拥有幸福生活权利的意志,由自我效能感和自爱两部分组成; Christopher J.Mruk1999)在分析前人的理论和观点之后进行了归纳,他提出一是能力、价值及两者之间的联系;二是认知和情感两个基本心理过程;三是要讲自尊看作动态化过程,自尊具有较大的灵活性。他还对自尊进行了综合性的定义,指出自尊是一个人在面对生活中各种挑战时能够以一种由价值的方式存活下去的生活状态。

1.1.2国内学者关于自尊的定义

国内学者在西方自尊研究热潮的影响下,从20世纪末开始开展自尊的实证研究,提出了一些综合性的自尊定义。朱智贤(1989)认为:“自尊是社会评价与个人自尊需要的关系的反映”;荆其诚(1991):“自尊是个人自我感觉的一种方式,一种胜任愉快值得受人敬重的自我概念”;顾明远(1990):“自尊是指个体以自我意象和对自身社会价值的理解为基础,对个人的值得尊重程度或其重要性所作的评价”;林崇德(1995)认为“自尊是自我意识中具有评价意义的成分,是与自尊需要相联系的、对自我的态度体验,也是心理健康的重要指标之一”。

通过研究,发现国内外学者对自尊内涵还是没有统一的意见,但是无论对自尊有怎样的阐述,自我效能感和价值感都是自尊概念中不可或缺的。两者既是个体的积极情感体验,也带有认知评价成分。在本研究中,对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自尊理解为,对自我能够获取成功的积极评价和体验,以及感知自我对他人、对环境的作用和意义。

1.2自尊的心理结构

自尊的心理结构经过历年来的发展与完善,分别有一维结构模型、二维结构模型、三维结构模型、四维结构模型以及有层次的多维结构模型等五种结构模型。一维结构模型指出自尊实际上就是指个体的成就感,自尊取决于个体在实现其所设定的目标的过程中的成功或失败的感受。在这里, 重要的不是个体所获得的实际结果, 而是个体对所获结果的认知过程, 即个体对所获结果重要性的主观评价。(W ·James1890)二维结构模型指出自尊是由知觉的自我和理想自我两个维度构成的。知觉的自我就是指自我概念, 是个体对自己是否具有各种技能、特征和品质的客观认识。理想自我是个体希望成为什么人的一种意象, 这种意象并不是一种轻浮的愿望, 而是一种想拥有某种特性的真诚愿望。(A.W.Pope S.M.McHale 1988)。三维结构模型包括三个相互联系的亚模型, 即物质/情境模型(Material/Situational Model)、超然/建构模型(Transcendental/Construct Model)、自我强度意识/整合模型( Ego strength Awareness/Integration Model)。(R.A.Steffenhagen J.D.Burns 1983)。四维结构模型提出自尊有四个方面的重要内容:一.重要性:是否感到自己受到生活中重要人物的喜爱和赞赏; .能力:是否具有完成他人认为很重要的任务的能力;.品德:是否达到伦理标准和道德标准的程度; .权力:影响自己生活和他人生活的程度。(S. Coopersmith 1967)。有层次的多维结构模型指出自尊的结构是一种有层次的多维模型(R. J. Shavelson,1976)。该模型把自尊的结构分为许多层次。

根据以前的自尊心理结构,和DEMETRIOU / Efklides的经验在信息处理结构理论的研究结果启发,张向葵(20032004)提出的潜在的自尊,社会自尊和元自尊“倒金字塔”模式的结构,深入探索潜在的自尊,个人的自我发展和自我追求的潜在原动力系统的最低水平;该模型是最完整的自尊的理论框架的结构,机制复杂,模型的各种元素拥有了大量的实证支持。

上述研究都是对成人自尊的研究结果。研究所得有助于对自尊内在机制的深入挖掘,但缺乏对青少年群体的具体研究,难以明确不同心理发展阶段上的个体自尊发展的内容和程度。关于自尊结构,国内外心理学家提出了多种结构模型和观点,为我们确定青少年自尊理论建构以及编制评定问卷提供了有效的理论指导。Harter(1982)通过研究发现,与青少年自尊关系最为密切的领域包括体育运动能力、学业能力、容貌外表、行为举止、父母、教师、同伴的认可;身体外表和社会可接受性是所有年龄群体总体自我价值的最重要内容。Coopersmith(1967)通过研究发现,青少年自尊与其被他人接受、注意、关注、认可的程度密切相关。HalesWhiter(1963)则认为,影响自我价值感形成的因素有能力感或效能感内部因素以及来自于他人赞扬的外部因素。国内的专家魏运华(1997)提出儿童的自尊结构是由外表、体育运动、能力、成就感、纪律、公德与助人6个因素组成。黄希庭(2002)等对青少年学生进行研究,得出自尊的结构包括总体自我价值感、一般自我价值感和特殊自我价值感是三个层次。

通过对自尊心理结构的相关研究,发现研究者对自尊心理结构并未达成共识。前人研究对承认的自尊结构有较多探讨,对青少年的自尊研究稍显不足。对于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城市家庭子女这两类不同文化背景下的青少年自尊心理结构更是少之又少。

1.3 自尊发展的研究

国内外学者在儿童和青少年自尊发展的趋势和特点方面得到了许多研究成果,哈特(1982)提出了儿童的自尊水平会明显下降,在进入初中或者不如青春期之后。同时,维格菲尔德和艾克勒斯(1994)发现,儿童的自尊水平在小学阶段基本不会变化,但是升入初中以后,他们的自尊水平会发生明显的下降。也证明了哈特的观点。

张丽华(2011)研究研究总结了青少年自尊发展的特点为年儿童自尊的发展存在显著的年级的差异,学四至六年级自尊呈上升趋势,五六年级较为稳定,因为小学生随着年龄的变化,其自我认知和自我评价发生重大的变化并影响到其情感体验。同时,处于这一年龄段的少儿还不能对自己做全面和恰当的评价,自尊发展水平出现波动甚至下降。中学生自尊发展的特点为整初中阶段学生的自尊是不稳定的,存在极其显著的年级差异;自尊不存在性别差异;城市初中生自尊的水平高于农村初中生的水平;

张林(2006)研究提出了自尊发展的家庭环境与人际特点:父母对待儿童的教养方式直接影响儿童自尊的形成和发展;父母对子女的接受和儿童的自尊之间存在极显著的正相关;父母对子女的限制和儿童自尊之间存在极显著的负相关;同伴关系密切,同伴接受性高或对同伴关系较为满意的儿童往往具有较高的自尊水平;自尊水平低的儿童往往更容易遭到同伴的拒绝;教师的教学风格、提问方式、对儿童的期望、语言或非语言沟通对儿童的自尊发展具有重要的影响。

有以上研究可以看出,在自尊发展研究方面国内的研究主要集中于青少年自尊发展的研究,研究的内容也结果较为相似,主要是从青少年自尊的影响因素包括年龄特点、家庭关系、同伴关系来进行研究探索,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这也为研究进城务工随迁子女的研究提供较为基础和具体的理论依据。

1.4 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相关研究

随着改革开放以后,进城务工人员的数量的增加,随迁子女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针对该群体的调查和研究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出现。随着该群体数量的增加,有关该群体各项问题的专项研究数量急剧增加,至本研究开始前,相关文献数量有近200篇。但是以往关于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研究大部分都是政策性的报导,或者是探讨该群体社会和教育公平性的问题。其中,研究者孙璐(2006)做过研究,发现进城务工随迁子女对成熟的归属感不高,主要有教育边缘化,社会心态边缘化和归宿感边缘化。关于民工子弟学校的初中生与公办学校初中生的心理比较研究,国内也有一些。陶红梅(2004)提出,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与公办中学的初中生心理健康状况有显著的差异。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心理状况性别差异方面,林芝(2004)提出,男生的心理问题发生率要低于女生。

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是城市里的一个特殊群体。初中阶段的青少年正处于自我意识由社会自我向心理自我发展的过渡时期,也处在自尊发展的关键时期。以上研究可以看出,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自尊问题是值得研究者深入了解和研究的一个课题。对这些青少年在自尊领域进行实证研究,能深入地把握这一问题和现象。 2006年,谢丹,卿丽蓉对333名外来务工者子女进行研究,得出了以下结论:一.外来务工子女的自尊水平存在显著的年级差异。二.在初中各年级中,自尊维度得分最高的是初一,然后依次分别是初二和初三,初二和初三在自尊维度上则没有显著的差异。三.学校自尊的水平受父亲文化水平的显著影响。

2 研究方法

本研究用文献法、问卷法两种方法展开研究。主要方法为问卷调查法,研究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自尊现状。

2.1研究对象

本研究通过整群抽样法选取在宣城市宣州区农民工子弟学校的198员随迁子女学生,以及公办学校的196名城市本地家庭子女学生作为研究对像。

样本在宣城市进城务工人员集中的地区联系学校(1所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定点公办初中),初中1-2年级共200个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作为本研究的调查目标样本。同时,选择1所公办初中的1-2年级200名本地学生作为对照样本。在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群体中,回收有效问卷198份,有效率99%;本地学生群体回收有效问卷196份,有效率98%;总样本回收有效率98.5%。各样本的年龄与性别分布如下:

1.自尊调查问卷调查样本的性别和年级分布

 

 

    年龄

性别

  初一

  初二

总计

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

城市本地家庭子女

 

   53

47

100

   55

43

98

   48

45

93

60

43

103

总计(人)

 

216

178

394

 

2.2研究工具

本人在研究之前曾仔细查阅现有的国内外自尊量表,发现这些量表或多或少存在一定限制,无法满足本研究对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特定群体的研究需要,因此决定选用华东师大研究生方鹃(2008)编写的针对青少年自尊的调查问卷,该自尊问卷共45个题目,8个维度,问卷的信效度检验结果显示各维度的题目对所属维度的贡献明显(因子负荷>0.50 ),题目对各维度变异的解释率较高(45.22%-53.13 % ),各维度题目内部一致性系数较好(n =0. 668-0. 822 )。反映该自尊问卷结构基本符合理论构想。

2.3问卷的正式施测

施测过程采用团体施测的方式,由研究者作为主试,前往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定点学校和公办学校,利用班会课时间,在受测班级统一宣读指导语、发放问卷、控制现场、当场回收问卷。前后总共进行4次问卷数据采集工作。施测时间约10分钟。

2.4数据处理

采用SPSS16.0对所得数据进行统计分析。

 

3.结果与分析

3.1自尊问卷评估结果

用独立样本T检验分析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和本地家庭子女群体在自尊问卷的总分和各结构内容的得分,结果如下表所示:

2.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和本地城市家庭子女自尊问卷的T检验结果

          务工人员随迁   本地城市家庭         T              P

子女 N=198     子女 N=196

总体自尊

自尊结构内容

外形外貌

生理素质

学业表现

组织能力

同伴关系

才艺特长

家庭关系

社会地位

2.17±0.61

 

2.04±0.56

2.95±0.41

1.97±0.61

1.93±0.65

2.60±0.55

2.05±0.55

1.81±0.54

1.85±0.42

2.52±0.70

 

2.25±0.43

3.05±0.45

2.26±0.65

2.22±0.61

2.93±0.57

2.35±0.63

2.95±0.65

3.03±0.64

  -7.53

 

-5.80

  -4.05

-6.15

  -7.12

   -7.67

-6.75

  -9.65

  -8.32

  0.000***

 

0.000***

  0.000***

  0.000***

  0.000***  

  0.000***

0.000***   0.000*** 

  0.000***

2结构显示,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群体和城市本地家庭子女群体在总体自尊水平上有极其显著的差异,而且自尊水平差异非常突出,也证明了本研究结果具有一定的分析价值。同时,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在自尊的各个维度上与城市本地家庭子女也有极其显著的差异。经过计算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总体自尊得分为2.17分,而城市本地家庭子女得分是2.52分。这表明,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自尊心水平是远低于城市本地家庭子女的自尊心水平的。同时,在所有8个自尊维度上,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群体的得分也都极为明显地低于城市本地家庭子女。

尽管未使用项目分析,但该问卷题目表达的自尊的积极意义(或消极意义)程度一致,可通过比较平均分大小,探测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自尊在具体内容方面的表现水平。

3.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男生和女生的自尊水平差异(T检验)

 

男孩N=120

女孩N=78

T

P

总体自尊      2.27±0.64    2.01±0.47        4.42          0.000***

自尊结构内容

外形外貌

生理素质

学业表现

组织能力

 同伴关系

才艺特长

家庭关系

社会地位

 

2.07±0.62

2.95±0.48

1.95±0.64

2.14±0.72

2.75±0.55

2.16±0.57

2.08±0.63

1.92±0.46

2.02±0.55

2.98±0.40

2.00±0.55

1.72±0.65

2.38±0.56

1.78±0.53

1.36±0.54

1.79±0.41

1.37

0.65

0.82

6.52

6.95

6.51

12.6

5.38

0.085

0.252

0.209

0.000***

0.000***

0.000***

0.000***

0.000***

 3结果显示的是进城务工人员随迁男生和女生在自尊总体和8个自尊维度上的得分,可以发现:随迁女生的自尊水平不仅在总体水平上,低于男生的平均水平,在8个自尊维度上都低于男生的平均水平。除了在外形外貌、生理素质、学业表现3个方面差异较弱,没有达到显著水平之外,在剩余的5个维度上都有极其显著的差异(P<0.001)。

3.2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自尊结构

如表2结果所示,在8个自尊结构内容中,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在家庭关系和社会地位2个方面自尊水平明显较低,在家庭关系方面,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水平之所以会较低,有可能是因为收到了较多的家庭压力,回到家之后要帮家里干活之类的。在社会地位方面,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可能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是很好,也比较难以融入社会,影响对自我的积极评价和肯定,从而使他们的自尊水平相对较低。此外,在剩余的6个维度上,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也缺乏较为积极的自我肯定和悦纳。

4. 讨论

4.1 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自尊水平总体现状

通过调查结果发现两个群体在总体自尊和自尊的8个维度上均有显著的差异,特别在家庭关系、社会地位两个维度上差异突出。

仔细比较进城务工人员随迁的8个自尊维度,发现得分最高的是生理素质(2.95),反映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对自我的生理素质的评价比较积极.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群体和城市本地家庭子女群体在生理素质结构内容的T值得分为4.05,也是8个结构内容T值中最低分,反映两个子女群体在对自我的生理素质的评价差异相对较小。

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在同伴关系结构内容上的平均得分 2.60分,较为积极。虽然在和城市本地家庭子女群体相比时,其水平仍然是明显地低于城市本地家庭子女。但是我们可以得出结论的是,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生理素质和同伴关系上的自尊水平还是较为积极的。

经过对具体项目的得分分析,只有33.7%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对自己的学习表现较为满意,对今后的学习有较为清晰的规划;只有32.3%的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敢于组织班级里的活动,勇于承担责任; 只有38.7%随迁子女希望拥有才艺特长,可能因为该群体的家庭条件不是特别好,使他们没有能力去发现和培养才艺特长;另外,有过半的进城务工人人员随迁子女容易害羞,对自己的容貌容易差生自卑。

进一步详细的探讨两个群体在家庭关系和社会地位两个维度上的差异,之所以需要详细探讨是因为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对于这两个维度的自尊水平都非常低((1.81分和1.85),在随迁子女群体中,有22.7%觉得父母对自己的要求是不算苛刻的, 30.8%的随迁子女觉得在家里拥有适当的地位和话语权。其次,由于自尊其他维度的平均水平为2.28,而这两个维度的平均水平分别只有1.811.85,所以我们可以分析得出自尊的总体水平受这两个维度的影响较大。进一步得出结论: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由于受到家庭方面的压力,以及社会上对该群体的排斥和歧视,使得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自我评价明显下降。最后,在家庭关系和社会地位这两个维度上,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水平极其显著地低于本地家庭子女,T值达到了最高的9.65和第二高的8.32,这表明随迁子女群体和本地家庭子女在这两个维度差异是最大的。由数据可见,本地家庭子女在家庭关系维度上水平为2.95,社会地位维度上平均分3.03,它们不仅没有对总体自尊水平起消极作用,还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因为这两个维度在自尊的8个维度上处于较高的水平。而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缺恰恰相反,在这两个维度上的消极评价削弱了总体自尊水平。

在剩余的6个自尊维度上,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各项平均分均远小于2.50分,表明在这6个维度上,该群体的评价是消极的。同时,城市本地家庭子女在这六个维度上也不甚积极,得分在低于2.50,高于2.20。可能是源于自我肯定尚未完全成熟,刚才小学升入初中,竞争压力变大等原因。但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群体与城市本地家庭子女群体的差异仍然是极其显著的,仍旧值得我们关注。

4.2 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自尊水平性别差异

将性别差异作为自变量,对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男生和女生进行独立样本T检验,发现该群体的自尊具有显著的性别差异,男孩自尊水平极其显著地高于女孩自尊水平。特别是在家庭关系维度上,可能是因为该群体的父母受重男轻女思想的影响较深,对男孩和女孩有较为明显的却别对待。在学业表现、外形外貌和生理素质维度上,差异较小,没有达到显著水平。在剩余的几个维度上,都有较为显著的差异。

目前大量存在的民工子弟学校在心理教育工作领域投入较少,而公办教育资源无法全部容纳数量庞大的外来儿童就学,因此提高和改善民工子弟心理教育环境成为当前迫切需要。包括进一步改革现行户籍制度、完善教育拨款体制,鼓励和支持社会力量办学,以满足外来工子女就学需要、完善相关政策法规,保障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接受义务教育的平等权利、消除歧视与偏见,改善民工子弟学校教师福利,提高义务教育水平、促进城乡学生的融合,消除外来学生的消极心理,确保农村学生健康成长等。

通过研究接触了很多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深深感觉到他们需要提高自我效能感和自我价值感, 建议提高全社会和各级政府对外来工子女入学问题的认识,消除城市人对外来务工者的歧视和偏见、外来工流入地政府的畏难思想、以及相关学校一味追求升学率而排挤学习基础相对较差的民工子女等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因此,国家和政府应该将解决外来工子女入学的问题摆上重要的议事日程上来,以确保包括外来工子女在内的弱势群体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另外,要把解决外来工子女就学问题与发展当地经济和改善当地社会治安结合起来考虑,解决了外来工的后顾之忧,对发挥其积极性,改善社会风气和整顿社会秩序将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5.结论

5.1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群体和城市本地家庭子女群体的自尊水平有显著差异,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自尊水平普遍较低,仅生理素质自尊较积极。

5.2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群体和本地家庭子女群体在自尊问卷的自尊的8个结构内容上均有极其显著的差异,差异主要表现在家庭关系和社会地位两个结构内容。在剩余6个维度内容上,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评价也比较负面、值得重视。

5.3 随迁女生的自尊水平无论在总体还是结构内容上,均低于男生的平均水平,在外形外貌、学业表现、同伴关系3个方面差异较弱,没有达到显著水平。除此之外的5个方面都有极其显著的差别。

 

研究的不足

本研究主要选取的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样本来自于民工子弟定点学校,但对在公办学校就读的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缺乏研究,不同的学校环境对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自尊发展可能有着不同的影响,这一问题值得进一步的关注和探讨。如果可以用公办学校就读的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群体形成独立样本补充到本研究中,结果将更为完整。本研究对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的自尊研究还很浅显,未能同时顾及研究影响该群体自尊水平的各方面的原因,导致无法系统的提出提高该群体自尊水平的建议,因此如果能够深入研究影响该群体自尊的原因,做更完整精细的设计,也许能产生更具建设性的影响。这些都希望能够在未来研究加以改进、完善。

 

 

参考文献

[1]Coopersmith, S. The antecedents of self-esteem. San Francisco: Freeman, 1967pp.4-5

[2]Wigfield A., Eccles J.S. Children's competence beliefs, achievement values, and general self-esteem: change across elementary and middle schools. Journal of early adolescence, May, 1994,14(2),pp.107-138

[3]张林.自尊:结构与发展[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4]张丽华.儿童自尊的发展与促进[M].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2011.53-57

[5]张林.自尊结构与发展[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6.39-42.

[6]张静.自尊问题研究综述.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报[N] . 2002(02).82-86

[7]黄希庭,杨雄.青少年学生自我价值感量表的编制[J].心理科学,1998(04).289-292.

[8]黄希庭,余华.青少年学生自我价值感量表构念效度的验证性因素分析[J].心理学报,2002(05).511-516.

[9]孙璐,论流动人口子女的社会融入问题[J].理论月刊,2006(11).35-38.

[10]魏运华.少年儿童自尊发展结构模型及影响因素研究[J].北京师范大学,1997.

[11]吴建芳,赵正.弱势群体子女教育公平问题研究[J].北京教育学院学报,2004(03).46-49.

[12]谢丹,卿丽蓉.进城务工农民子女初中阶段自尊发展的初步研究[J].中国特殊教育,2006(02).77-80.

[13]张文新,林崇德.青少年的自尊与父母教养方式的关系不同群体间的一致性与差异性[J].心理科学,1998.489-493.

[14]张向葵,张林.关于自尊结构模型的理论建构[J].心理科学,2004(04).795.

[15]张向葵,吴晓义.自我尊重:学校教育不容忽视的心理资源[J].教育研究,2 003(01).53-57.

[16]张丽华,侯文婷,张索玲.青少年自尊发展特点研究[J].辽宁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02).

[17]方鹃.外来务工子女自尊及其团体干预研究[D].华东师范法学,2008

[18]高梅书.农民工子女社会化问题研究[D].苏州大学,2004

[19]刘伟.农民工子女义务教育公平问题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05.

[20]王玲.高中生自尊、应对方式对主观幸福的影响[D].山东师范大学.2006.

 

 

 

 

 

 

 

 

 

 

 

 

 

 

 

 

 

下一篇:诚信之本——从“考试作弊”引发对青少年诚信教育之思考
上一篇:爸爸去哪儿了?——家庭教育中父亲缺位现象思考  
 
最好的外围网站_体彩买外围最好的网站_体育平台哪个好   Copyright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563-3353157
电子邮件:xcxinli@163.com   皖ICP备13006169号   本站网址:www.xcxinli.com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